北京中科创新科技发展中心
替代电镀合金催化液技术咨询电话:4006196528
《我不是药神》救命药为何开出“天价”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7-18 16:57:09 阅读:236

小编最近的微圈、票圈几乎被《我不是药神》攻占了,徐峥的近来年的作品,无论是导演还是主要,主题、演技都算是很在线的。于是周末呼朋引伴去奉献了票房。

关于观影感受,为避免剧透,这里不会着墨过多。从电影院出来之后,小编特意去搜了一下,为什么一种救命的药,却定出了普通人难以承受的天价?是不是制药公司使尽阴险手段,就算啃人血馒头也要垄断谋暴利?

 

一搜之下才知道,电影中的“天价药”格列宁,也就是慢粒白血病的常用药瑞士格列卫,本身就是一个传奇。它的研发经历了半个世纪之久,造就两个“世界第一”,几代医学家的智慧与坚持,其中一位重要奠基人甚至没能活着见到自己的研究获得顶级医学奖。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指的是粒细胞恶性增殖。正常人每立方毫米血液含有约400010000个白细胞,但慢粒白血病患者则是正常量的1025倍。患了慢粒白血病,唯一的选择只有骨髓移植。但骨髓移植合适的配型难找,还总是伴随着严重、甚至致命的副作用。而在未找到合适配型之前,病人只能靠其他手段来维持生命。

过去的方法如化疗、干扰素治疗,副作用极大。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只有30%的患者能活过第五年。直到格列卫的出现,它成功地将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像糖尿病或高血压的慢性病将生存率一下子提升到了近90%从摸清慢性粒性细胞白血病,到药物的研制成功,耗时近半个世纪之久。

1960年,诺威和亨格福德发现了费城染色体,“癌症的病因”往遗传物质的变异上靠拢1972年,遗传学家珍妮特·罗利揭示了费城染色体导致慢粒白血病的作用机制1986年,尼古拉斯·莱登找到了化合物STI571又名伊马替尼,可以选择性地抑制ABL过度活跃致病;1993年,莱登与布莱恩·德鲁克查尔斯·索耶开始进行临床前测试,1998年,刚成立一年的诺华公司启动I期临床测试。2001年,格列卫正式定名,获批美国FDA临床一线新药。

新药研发的成功率只有9%,基本属于九死一生。从上个世纪末起,新药研发的成分就一直在增长,没个十亿量级起步都无机会见到一种新药面世。而从1997年至2011年间,诺华的总研发花费就达836亿美元。其中只有21种新药获批,平均每个新药花费为40亿美元。2016年,诺华的总销售额为485亿美元,净利润为66.98亿美元换算下来只够研发一款半的新药

一个新药成功上市,其专利期一般只有10年。研发公司冒大风险、斥巨资研发药品,药品价格自然高得离谱。所谓仿制药,并非都是假冒伪劣药,电影中的仿制药是跳过了欧美制药公司专利的廉价药。这是一个特例,因为印度的专利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承认药品专利的所以印度的制药公司,可以大规模仿制其他制药公司研发的新药。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是药神》的电影中格列宁起诉的是印度政府,而不是制药厂。

 

仿制药确实解决了部分人眼前的问题,但也可能造成了研发公司利益的损失。利润是新药研发最强的驱动力。如果研发公司无法获益,谁愿意吃力不讨好地开发新药?最终受损的,可能仍是患者。

不幸患病,只能拿钱买命,但对于癌症来说,有时候有钱都未必能够续命无药可医,同样也是一个血淋淋的现实。只不过,将医药的研发成本分摊给病患家庭,仍然过于沉重。庆幸的是,这部分社会责任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结合我国制造业存在的创新性偏低的问题,创新环保技术专利维权和研发成本也是难以回避的痛点,在各地蓬勃发展的中小企业往往不愿意投入成本升级技术。就电镀行业而言,北京中科创新科技发展中心研发的合金催化液专利技术,历经二十一年,投入无数的精力和资金,优化配方配比。最近,中心的研发部再次突破技术关卡,合金催化液实现无盐酸、无硫酸、无硝酸配比,在环保标准上更上一层。